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65)

作品:《欲望城市之十里阳肠

    65关西出插记~归途2019-04-05珮君跟雯雯两人回到房间,只见仪君已经起床,人在厕所内刷牙。

    而床铺也被内将收起,摆上朝食。

    只是怎么只有五人份?[喔~~内将说经理跟光子部长早早已经在房内用餐过了。

    剩我们五个人还没用餐。

    果步没跟妳们一起吗?珮君妳去叫一下大狗哥过来用餐。

    ]满嘴泡沫的仪君浑然不知三女一大早就去大狗房裡献身。

    几分钟后,大狗跟果步来了。

    五人开始用餐。

    聊着天,聊着今天要去哪边玩。

    但另一边却又发生了事情,只是这五人没人知道。

    话说,妈宝原本想大展威风,没想到在池内洩气后,悻悻然地离开浴池,他走进卧室不久,紧接着内将就来敲门,趁着内将准备早餐时,他又熘出房门。

    鬼鬼祟祟的前往混浴浴场,进到裡面,刚好跟一对老夫妻交身而过。

    进到浴场内,还好还有两个日本中年熟女在泡温泉。

    这妈宝一样挺着他的小香肠,故意晃着进到浴场内。

    马上从两人的表情得到极差的评价。

    只是妈宝丝毫不在意,反正又不认识。

    当两个女人从温泉池内站起来,妈宝的眼神马上盯着她们的胸部看,虽然两人用小毛巾遮住胸前两点,但整个胸前乳型一览无遗。

    重点是这两个日本女人只遮上面,下体的阴毛跟大腿内侧看的一清二楚。

    让他爽翻天,这一爽,失去理智。

    跟着两人出了浴场,趁着两人在淋浴区淋浴时,妈宝闯入更衣区,想要故技重施,把玩两人的内衣裤,没想到失风被抓。

    惊动了刚好来浴场巡视的内将,最后妈宝赔了10万日币和解了事。

    而这两人就是蓉姊跟光子社长。

    光子跟蓉姊进到淋浴间梳洗,光子先离开淋浴间,进到更衣室,撞见妈宝正拿着自己的内裤在鼻子前闻,手还拿着蓉姊的内裤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光子气得马上出声指责,也顾不得身上只有小毛巾遮掩。

    蓉姊听到光子斥责的声音,连忙跟着跑了出来。

    蓉姊出来时,旅馆内将已经在场,那个男人用着破日语跟中文在跟内将沟通。

    男人双手合掌,求着内将不要报警,希望可以跟光子达成和解。

    蓉姊马上就知道这男人是台湾人,为了不暴露自己台湾人的身分,蓉姊用日语跟光子讨论,而旅馆方面当然也不希望闹大,最后内将提出用钱和解,补偿两位女人的损失。

    光子一开口就是十万日币,妈宝马上答应,不然闹上警局可丢脸了。

    由内将跟着妈宝回房间拿钱,光子跟蓉姊则先回房等待。

    等两人回到房裡后,两人相视哈哈哈大笑。

    刚刚虽然对他的偷看很不高兴,但后面这偷闻内裤的离谱行径竟然可以赚十万,真是太轻鬆了。

    用过餐,我准备回到房裡整理,经过蓉姊房间时,敲门打招呼。

    [光子姊,蓉姊早。

    ]两人身上还穿着浴衣,喝着抹茶,看着nhk的晨间新闻。

    [吃饱啦?昨晚有没有很忙啊!!]蓉姊一语好几关,暗示我昨晚果步没在房裡睡觉。

    [吃饱了,除了那头恐龙外,我让三个人都喷水了。

    ]正当我的眼睛视线被蓉姊敞开的浴衣吸引时,光子已经爬到我的面前。

    光子一把就把我的浴衣解开,内裤也跟着被脱了下来。

    转眼间,光子跪在我前面,张嘴将龟头含进嘴裡,手同时抚摸起我的蛋蛋。

    [光子,妳也太直接了吧!!]蓉姊被光子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蓉,妳不知道,妳们回去后,我这穴不知要多久才会有机会被男人肉棒撑开。

    ]光子一面含着肉棒,一手解开自己的浴衣。

    [大狗,让光子社长,好好爽一回吧!!]蓉姊交待了一句,然后到旁边整理行李。

    [大狗,麻烦你了!!!]光子等肉棒变硬后,突然对我行礼,然后躺下,两条大腿微弯着。

    送佛送上天,我跪进光子双腿之间,抓着她的膝盖,将龟头对准穴口,龟头轻轻在穴口跟阴唇间滑动了几下,腰部用力一顶,快速往穴内深处贯穿而入。

    [啊~~~~~使狗已~~~~~啊~~~~~~~~]光子的手抓着自己36d的奶子,手指头捏着粉红的乳头,看着我。

    眼裡满满的慾望,表达出希望这插在自己穴内的肉棒能够带来最后的温存跟回忆。

    我先低头吻上光子的唇,然后往下舔食她的粉红奶头,肉棒持续着抽出插入,龟头也惯性的刮着穴内的肉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光子将双脚紧紧夹着大狗的腰,希望这肉棒可以往更深的地方前去。

    几分钟后,两人已经是满身大汗,光子不知道自己已经高潮几次,只知道穴口越来越麻,而穴内似乎也不断地涌出淫水,把压在底下的浴衣都给弄溼了一大块。

    当光子眼神逐渐迷惘,嘴角慢慢失守,我拿出手机对着她,她已经完全不想闪躲。

    反而露出更加淫荡的表情,让我记录下这一刻。

    肉棒逐渐酥麻,我连忙拔出肉棒,往光子脸上跨上去,她张开嘴将龟头含进嘴裡,没多久一股热流灌进嘴裡,光子的嘴加大吸力,像是想把大狗这肉棒给掏光般。

    等确定肉棒内的精液都被吸允乾淨后,光子鬆开嘴,整个人瘫软在榻榻米上,双脚开开合不拢。

    蓉姊看着光子像是涅槃般,整个人都失了魂的模样,回头对着大狗微笑跟直摇头。

    [大狗,你先回房整理吧!让光子躺一下。

    ]我穿上内裤,套上浴衣,回到房间。

    约莫半小时后,七人陆续走到旅馆的大厅,而久候多时的九人巴早已在外等待。

    跟昨天来的坐法一样,蓉姊坐在副驾驶座,我跟光子还有果步坐第二排,珮君、仪君跟雯雯在第三排。

    车子一路往北,到达琵琶湖附近的几个景点走走,看着湖景山色。

    中午在湖边的餐厅简单用餐后,车子回到京都,在公司喝过日本茶配着羊羹,临走前,光子又送了三个女生几套内衣裤,上车前,光子跟果步母女俩的眼神截然不同,一个是满足,一个是落寞。

    接近傍晚前,九人巴载着我们前往关西机场,整个机场闹哄哄。

    来到柜檯前,才知道菲律宾附近在昨天有个颱风生成,快速往台湾东北走。

    松山机场跟桃园机场都关关开开的,整个航班大乱。

    好不容易等到我们,因为我们太晚报到,只剩两个头等舱的座位。

    [那,我跟雯雯先回台湾好了。

    明天有重要的经营会议要开,雯雯她妈妈也等着雯雯回家。

    大狗,你们三个人今天就暂时留在大坂,看明天状况。

    如果週五还回不了台湾,反正周末也是休假,住宿就全部报公帐。

    ]蓉姊迅速要了最后的两个机位,然后给了指示。

    雯雯嘟着嘴,不甘愿的跟蓉姊一起进了海关。

    留下来的像是赚到一样,珮君跟仪君都是笑嘻嘻的。

    三人拖着行李,搭上电车又回到大坂市区。

    珮君倒是手脚很快的,在电车上已经用手机预订了心斋桥附近的饭店。

    当我们拉着行李到饭店时,时间也过了晚上六点,路上满满的上班族跟学生。

    [专员,晚上我们去居酒屋大吃一顿好不好,这几天都是客户招待的餐厅,太正式了。

    ]呃~珮君订的四人房,两张双人床。

    进到房间,我已经累到直接躺下,珮君趴在我旁边说着。

    [好啊!!!我们去居酒屋,看看人家上班族下班后怎么放鬆。

    ]三人放下行李就离开了旅馆。

    三人混在日本上班族之间,享受着居酒屋的氛围。

    果然像是电视剧演的,都是女社员帮忙男社员倒酒。

    就在一连串的烤肉串,炸物间,搭配着生啤酒。

    两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踩着不稳的脚步,三人慢慢走回饭店,经过便利商店时,当然又多了两袋啤酒跟下酒菜。

    [我先去冲水好了。

    这天气真不像秋天。

    ]满身都是居酒屋的油烟味,加上一整天下来的汗臭味。

    &x5730;&x5740;&x53d1;&x5e03;&x9875;&xff12;&xff55;&xff12;&xff55;&xff12;&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发布页2u2u2u。

    康姆回到旅馆,我先进入浴室冲水。

    几分钟后出来时,仪君跟珮君已经衣衫不整的坐躺在沙发上。

    两人轮流去沐浴后,穿着轻便的睡衣又回到沙发上。

    只见珮君穿着细肩带睡衣,遮不住的下半身内,只穿着小内裤。

    等仪君出来时,我差点喷出啤酒。

    这女人一样穿着细肩带睡衣,但是前开的睡衣,在她双乳间打个简单的蝴蝶结。

    这蝴蝶结快要被她的豪乳给撑开,其实也不用管蝴蝶结,因为这睡衣是薄纱的。

    仪君胸前的两粒豪乳就算隔着薄纱,依旧清晰可见。

    往下看,她那肥肚也跟着现身,底下穿着薄纱的内裤,前方杂乱的阴毛想不看都难。

    [喂~有需要穿这么暴露吗?]我看了又好气又好笑。

    对着仪君讲。

    [人家哪知道会跟大狗哥同一房间啊!你问珮君,我这几天是不是都穿这套睡衣睡觉?]珮君对着我翻白眼,默认这个提问。

    [算了!!我等下累了就先睡!妳们也不要太晚睡。

    ]三个人看着日本的节目,一面滑着手机,有时閒聊。

    也不知道多久,我戴上眼罩慢慢进入梦乡。

    夜裡,突然感觉有人从我内裤前的缝隙掏出肉棒,先是用手套弄着,接着含进嘴裡,舌头来回的舔着龟头跟繫带,肉棒很诚实地就变硬了。

    接着她跨坐了上来,手握着肉棒,对着穴口轻轻划了几下,龟头撑开穴口的阴唇。

    肉棒往穴内深处挤了进去,龟头马上就刮开穴内的皱褶往深处前进。

    [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大狗哥~~~啊啊啊啊啊~~~]女人轻轻的呢喃着,双手撑在我的胸部跟腹部间,双脚跨坐着,摇摆着自己的下半身。

    她控制着肉棒在自己穴内的深浅,我则是闭着眼睛享受肉棒在穴内又插又抽的快感。

    这穴从穴口就很紧,往内插入能刮到皱褶,尤其到了中后段,密密麻麻的皱褶,让龟头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

    就这么女上男下,摇了几分钟,我忍不住伸手往她胸前摸了过去。

    双手由下往上抓着胸部,揉着奶头。

    [啊~~~~~~啊~~~~~~~~啊~~~~~~~~]她似乎被我的手技给征服,人往前往下趴,尝试着将乳头放到我嘴裡。

    当乳头碰触到我的嘴唇时,我张嘴将乳头含进嘴裡,舌间舔着乳头跟乳晕的小肉点。

    同时挺起双脚,臀部开始用力往上顶穴。

    就在舌间往乳头跟乳晕探索时,我突然发现不对劲。

    记忆中,珮君胸前的双乳是桃子状,乳头是褐色的,乳晕小小的。

    可是现在含在我嘴裡的乳晕范围却是大大的,像是百合或是她女儿芙蓉那样。

    而且这抓在双手的手感似乎也不像是桃子状,比较快扩,像是干,爬上床,在我身上摇的,绝对不是珮君。

    而是那头食髓知味的恐龙。

    算了,仪君虽然一脸肉饼脸,但是刚刚舔含肉棒跟舔子孙袋的舌头还不错。

    加上这穴其实也很紧,肉棒抽插间也很有爽度。

    我就继续装酒醉,任由这头恐龙在我身上摇啊摇。

    [大狗哥~~~]半小时前,珮君终于撑不住,醉倒了。

    仪君马上跨到另一张床上,先是叫了大狗几声,确认大狗也熟睡了。

    一手马上解开内裤的蝴蝶结,然后掏出大狗那软软的肉棒,开始含舔起来。

    睡梦中,含着自己的奶头,肉棒插在穴内,仪君一脸满足。

    先灌倒大狗,再处理珮君的策略是对的。

    [啊啊啊啊啊~~好粗好深~~啊啊啊啊~~~]大狗这肉棒比起男友,又粗又长,龟头往深处挤,刮出淫水来。

    仪君惊讶着这第三次跨上大狗的肉棒,竟然还是这样持久。

    欲罢不能的情绪虽然已经高潮两次了,但贪心的她捨不得下马,却也逐渐没有体力。

    [马的,妳还真能摇啊!!!]装死了快半小时,我决定转守为攻。

    人坐了起来,将仪君往床尾方向,把她压在床上。

    [啊啊啊啊~~~爽不爽~~~干的妳爽不爽~~~]仪君被大狗突然坐起来,吓了一跳。

    但是大狗似乎还在作梦,眼睛还矇着眼罩,趴在自己双腿间,规律的将肉棒插进抽出。

    [啊啊啊啊啊~~~唉啊啊啊~~~]大狗的手抓着自己的奶子揉啊揉的。

    肉棒前端的龟头把皱褶刮出一次又一次的淫水。

    仪君心想,大狗哥醉了都能这样,难怪琳姊会死心蹋地的跟他上床。

    每次看到琳姊上班时一脸春风的样子就知道她昨晚又带大狗回家了。

    [趴着吧!!!像条母狗被我干。

    ]仪君趴着,翘高的屁股对着大狗,肉棒一进穴就往深处去。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大狗的手往前抓着仪君垂下的奶子,肉棒死命地往穴内挤。

    仪君知道自己又要高潮了,但大狗似乎还有射精的慾望。

    仪君自己已经快要气力用尽,双手已经撑不住自己的上半身,只能趴在床上。

    [干!!我就不相信妳多能干。

    ]从眼罩往下看,胖妹已经没力气了。

    我伸手抓着她肥肥的屁股肉,拔出肉棒,对着菊花口暴力的挤了进去。

    [啊~~~~~~~~~~~那边不是]仪君以为大狗是将肉棒拔出,准备射精,没想到龟头却顶住自己的肛门,然后插了进去。

    重点是大狗开始抽插了起来,仪君只觉得肛门快要裂开了。

    [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但跪在自己后面的大狗,似乎不知道他的肉棒进错洞了,死命的抽插着。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人家那个洞~~啊啊啊啊~~~~]仪君眼睛直接翻白眼,没想到自己的处女肛门,竟然被大狗给闯入了。

    我压在仪君的身上,心想今天不干死妳,怎么洩我心头恨。

    [妹,妳的穴好紧喔!!!哥哥的肉棒插的好爽。

    ]我故意在仪君耳边说着,仪君闭着眼睛,已经无力抵抗,任由大狗的肉棒在肛门内肆虐。

    终于大狗拔出肉棒,仪君以为解脱了,没想肉棒又往下插入穴内。

    [大狗哥是神经病吗?!肉棒插了这么久,还没射精。

    ]仪君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搞,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喉咙已经叫到乾了,仪君知道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来制止大狗了,只能拼命喘息。

    肉棒开始出现酥麻,龟头也慢慢失去知觉,我拔出肉棒,伸手将仪君的身体翻正,一跨坐上她的身体,将肉棒压进她的嘴裡,将滚烫的精液灌注到她嘴裡。

    [呜呜呜呜呜~~~~~~~~~~~]原本已经昏厥过去的仪君,突然被大狗的肉棒给撬开嘴,然后又再次将精液灌注进嘴裡。

    等确认灌注完毕,我往床边一躺,呼呼大睡。

    仪君也好不到哪去,被大狗这么一折腾,整个人也虚脱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仪君睁开眼睛,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大狗,勉强撑起身体,爬的进到了浴室,莲蓬头冲水后,对着化妆台,只见自己的下体阴唇红肿,看不到的肛门更惨,整个爆痛。

    回到床边,穿上睡衣,一下就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