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母女催眠调教】(7-8)

作品:《黄蓉母女催眠调教

    【黄蓉母女催眠调教】(7-8)作者:haoning字数:15179第七章这样的快乐时光简直不敢想象,每日里早上被郭芙一通早安咬叫着起床,然后她静谧的吸吮咽下我的精液和包皮垢。

    隔三差五的和师娘治疗做爱,虽然还没有插入小穴,但是她那种一步步的沉沦已经是注定的了。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

    」那个无腿的男子,晚上如同鬼魅一般再次的出现了。

    白扇轻摇,纶巾秀目,若不是坐在房梁之上,倒像极了一个潇洒豁达的文人雅士。

    「你最近看来心情不错?看来十次机会倒是小看你了。

    」「托你的福,」我一直对这个来历不明的中年男子有些深深的忌惮,「我不知道你和师傅师娘有着怎样的过节,不过我劝你到此为止的好。

    」「你可知我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只有复仇我才会有些许的快感……」白衣男子邪魅的一笑,「我想好了很多有趣的点子,届时你会一一体会。

    也不对,你或许早就死了,被你维护的师娘和师妹一棒打死?还是被郭靖一掌拍死?哈哈哈哈……」「你要告发我?」我发出阵阵冷汗。

    我既不能反抗,又不能违逆,只能束手待毙。

    「不,不,不……小朋友……现在游戏升级,我已经拿走了你剩下的所有熏香,现在郭府里面放着的熏香最多还能给你七天的时间。

    我多么想看看黄蓉那张漂亮的脸上是如何表达愤怒,生气和淫贱的。

    留给你时间不多了。

    」白衣男子折扇轻摇,说不出的潇洒惬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大声喝道。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白衣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目光灼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低沉的看了我一眼,飘然而去。

    该死,我抽出床底的木箱,果然里面的东西已经不见了。

    只有七天,我应该怎么办?他今天可以拿走熏香,明天也可以拿走骨笛,然后……想着师娘和郭芙未来可能的悲惨命运,我不禁陷入了一阵恶寒。

    我必须要找到反击的方法。

    浑浑噩噩之中,竟是连练剑都有些心不在焉起来,不行,我现在必须让师娘臣服于我,只有这样我才有一张保命的底牌。

    如若不然,一切都完了。

    好在最近黄蓉已经没有安排家丁来监督我了。

    我长剑一收,向着前厅走去。

    这个时间点,黄蓉应该在哪里给我们弄一些吃的。

    「啊?师娘呢?」整个前厅安安静静的。

    并没有看到师娘。

    她到那里去了呢?「嗯?找娘亲吗?」郭芙的声音响起,今天竟是难得的没有出府,「早上爹说丐帮鲁长老和几个五袋弟子过来求见娘亲,娘亲说要出去几日,这几天我们两个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该死,如果这一去就是六七天,到时候回来岂不是一切都完了。

    我没去看郭芙,暗自气恼起来。

    臭小武,傻逼小武,就这么在乎娘亲么?今天今天……我可是……郭芙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真丝纱衣,上边纹绣薄纱,可以隐隐的看见纱衣之下的纯白的抹胸,有些短促裙子下面是她光着的小脚丫子,带着稚嫩的小腿,性感迷人。

    只是我一时满心思虑想着黄蓉,竟没有发现她的改变,郭芙气恼的冷哼了一声,这才引得我看了过来,郭芙此时坐在奉茶用的高台椅子上,和早上叫我起床的时候穿着竟然不一样,性感漂亮极了,只不过微微上翘的樱唇表示着郭芙此时并不开心。

    郭芙这些天里,每天都有吞咽我的精液,加上那天偷偷瞧见了我和师娘在前厅的做爱,本来平静透明的湖面突然泛起了点点涟漪,今天她可是看爹娘不在,好不容易才决心换一身衣服的,谁知道,这傻逼……「哼,你去找娘亲好了。

    你中午自己做饭吧!」郭芙从椅子上站起来,虽然还矮着我一个头,不过也远不大多数的女孩儿高挑了,凹凸有致的身体就在我的边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不是的,芙儿……芙妹……你,你今天好漂亮……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连忙补救道,如果连郭芙也跑外面去了,我这七天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要被师娘乱棍打死?「你不是找娘亲么?我……我反正在不在无所谓的……本来就不应该来这……」郭芙气恼的说道,我这才发现此时边上的厨房里烧着锅儿,原来她今天来是给我做饭的,还换了衣服,便是傻子也明白里面所包含的心意。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郭芙说清楚,郭芙虽然武功比我好不了多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能早些得手对我来说也是有利无害,我不能因为只有七天就自乱阵脚。

    平复了一下内心,看着面前这个泫然欲泣的美丽少女,我下定了决心。

    猛的张开双手抱了过去。

    「啊?……」郭芙被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是内心的希翼和强烈的男性气味熏的她身体有些发软,一下子竟然没有挣开,被我紧紧抱住之后,力气并不占优的郭芙一下子有些慌神。

    「小武,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专门为了我换了一身衣服,我看到了,很漂亮,很感动。

    」我嗅着她发梢的体香,温柔的说道。

    「你……」郭芙有些羞涩气苦,她一向不敢面对自己真实的感情,要不也不会之前一边爱着喜欢着杨过,一边又害怕着哪怕伤害他激怒他也在所不惜,这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痕迹,不论是好的坏的,都是一个纯真少女的心意。

    「鬼才会为了你呢……自作多情……还不快放开我。

    」郭芙一边说着,脸色却羞红起来,她心道,小武原来喜欢这身衣服呢。

    不知道有多开心欢喜……「不……我不放。

    」如果是之前,我可能会放开双手离开了,但是只有七天了,我必须要大胆一试,怀着紧张的心情,压着她两个人倒在了一张西域软椅上。

    「小武……唔……」面色羞红的郭芙被我紧紧的压着,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她本能的希望我开心,带着我不知道的对娘亲微微的妒忌,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她内心里还是不太喜欢这个师兄的,只是娘亲……想起之前小武和娘亲那一次有些疯狂的做爱,娘亲,真有那么舒服么?「对不起……芙妹,我看到你这身衣服,有些情难自禁。

    我这就起来……」装成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看着她桃色的面颊,微微一笑。

    「哦?!」郭芙神色一松。

    「芙儿……芙妹一直在我心中就是仙女啊,又可爱又漂亮,只是我配不上你。

    唉……」我自嘲的说道。

    听着我说着我的心意,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不屑和厌恶,反而有些微微甜带着一些淡淡的欢愉,暖暖的舒服极了,看到我要离开,潜意识的就想把我拉住,但是又有些不敢动手。

    双腿下意识的把我夹住了。

    「啊……」我被吓了一跳。

    「如果……如果真的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的……不过,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这种话语听上去有些难以置信,郭芙的双腿还夹在我的腰上,倒在软椅上的身体短裙倒垂在她的纱衣上,黑色纹绣的内裤带着迷人的骆驼趾散着微微的热气顶在我的肚子上,郭芙脸色红的可以滴出水来,她连忙放下大腿,青葱一样的手指掩在自己的裙子上,只是这惊鸿一瞥已经被我看的清清楚楚了。

    淡淡的沉默和旖旎,一向大大咧咧的郭芙也陷入了安静。

    和早上的口交不一样,早上那种带着常识的变幻的催眠,而现在的这种交流却直击本心,虽然是她不喜欢的小武的情意,但是郭芙却依旧有些不知所措的彷徨,她的心中仿佛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在说,我其实也喜欢小武,和小武在一起多开心啊,每次和他在一起都好喜欢好舒服,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在呐喊,我喜欢的是杨过哥哥!小武恶心死了,讨厌死了,不喜欢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郭芙心中那个呐喊声音每次说话的时候,她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悲伤感。

    但是那个喜欢小武的在说话的时候,她就涌起异样的欢欣。

    「芙儿……」我的手温柔的,慢慢的抚弄下去,摸住了她的屁股,郭芙没有反抗,只是手还是掩着裙子,黑色的内裤被盖的严严实实的。

    「我的那里……是不是没有娘亲的舒服……」郭芙问道。

    「什么?」我吓了一跳。

    「前些天……我看到你和娘亲在前厅……那里,唔……」郭芙眼神闪烁着,我一下子明白过来。

    她竟然看到我和黄蓉在这里的那次做爱了。

    「没有啦。

    」我眼睛滴溜溜一转,把之前为黄蓉治病的那一套说辞给郭芙解释起来。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娘亲……」郭芙毕竟是没经人事的少女,有些话儿说不出口。

    她羞鼐着脸颊,粉嫩的容颜上星眸点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那你之前说喜欢我娘的话也是真的咯?」郭芙回过神来,盯着我的脸。

    「我自然是很敬重师娘的,」我万万没想到那天的对话被郭芙听了个清楚,说的不禁有些气节,「只不过她长得太像芙儿,我又对你有非分之想……所以那天看到师娘有些情不自禁……」「说的可是真心话?」郭芙嘴角微微一笑,掩着裙儿的手竟抬起手来,冰冰凉凉的柔荑挽住我的脖颈,眼睛大大的看着我。

    「如有虚言,天打雷劈。

    」郭芙另一只手轻轻盖住我的嘴巴,笑道,「呆瓜小武,不要乱说话。

    」「你要是一个和爹爹一样的大英雄大豪杰我不知道对你有多欢喜!」郭芙的眼中少有的带着情意。

    她的心中,小武正和杨过朦朦胧胧的重合起来,只不过杨过功夫极好,而小武现在比自己尚还有不如。

    「虽然如此,我还是很喜欢芙妹……从小就喜欢你。

    」我肉棒高高耸起,隔着裤子顶在她的骆驼趾上,彼此都更感觉到淡淡的热气。

    「那你说说,我哪里比娘亲好。

    」郭芙展颜笑道。

    「你的奶子比师娘翘挺,屁股也比师娘的柔嫩,总之哪里都比师娘好。

    」我连忙说着。

    虽然我说的轻佻极了,但是潜意识里郭芙心中小武就是这样的一个坏家伙,要是不这么说话才是奇了怪了。

    「胡——说——八——道——」郭芙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内心里还是和吃了蜜糖一样甜。

    她心中隐隐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两人之间迸发。

    烧的她身体暖乎乎的。

    她心知她现在比娘亲比起来还是大大的不如,不过小武这么说,她还是心中欢喜。

    这样的郭芙,有一种我之前从没感受过的慑人的魅力,这种爱恋的感觉,多年里的梦想都实现了一般。

    但是娘亲都和小武那个了,郭芙想着,看到了我顶在她坟起上的火热的肉棒,隔着彼此的衣物,但是还是炽热的不行。

    虽然有一些淡淡的情愫,她还是觉得女孩子应该矜持一点,郭芙有些羡慕母亲可以和小武在这里行云布雨,说不出来是妒忌还是羡慕。

    她用刚刚捂着我嘴巴的手指顺着我的脸庞滑下,指尖轻轻的点缀在我的胸前。

    「小武,我的身体不能给你……以后要给我的老公的……不过……」郭芙俏皮的一笑,「不过,看在你待我这么好的份上,我不想被娘亲比下去……好不好,笨小武……」「真的不行么?」我苦笑道。

    不能弄身体,这算哪门子的事情。

    「当然,不行!」郭芙的舌尖诱惑的在我的脖颈上划过,冰凉馨香的水色被风儿吹的发凉,冷冷的颤栗的引得我呼吸急促起来,这种感觉奇妙极了。

    「那就……」我转念一想,「你在这里用你的脚给我做好不好。

    」「啊?脚……」小武不知道么?女孩子的脚也是只有丈夫才能把玩抚弄的啊,但是,郭芙本来就不是一个紧随礼教的少女,她有着一些离经叛道的想法。

    而且她的脚,绝对比娘亲的漂亮,能把娘亲比过去,这样小武就会向着她。

    「好呀,小武。

    」脱下靴子,郭芙露出一双如白玉如莲藕一般的纤足,有一种举止翩然,皎若霜雪般脱俗的美丽,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郭芙的玉足,还没把握住,就有一种口干舌燥之感,几乎呆住了。

    「怎么样?小武?我的脚漂亮吧?」郭芙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小武越是喜欢她越是开心愉悦,看到我的眼神,顿时开心起来,她的身材没有娘亲的妖娆,胸臀也没有娘亲的丰腴软翘,但是这双小脚,这些年里还没有碰到过比自己更好看的。

    「你想怎么弄呢?小武?」郭芙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我……我……」我半跪在青石地板上,双手有些颤抖着握住郭芙如白瓷一般玉足的足弓,放在我的脸前,郭芙的玉足形状漂亮极了,不但没有层层皮质,抚摸上去,如同美玉,而且味道是一种少女独有的芬芳和馨香,因为长期沐浴的关系,带有一种如玫瑰如兰黛一般洗浴时候的花卉味道。

    我情不自禁的张开大嘴,舌尖吮吸起郭芙玉足的指尖,她的脚上非但没有常人的汗味和臭味,反而显得甘甜怡人。

    「死小武,臭小武。

    」郭芙想扯回来,但是看着我如同面对瑰宝珍馐一样的舔吮着,不禁有些羞涩,暗骂变态。

    看着我一根一根的吮吸过去,炽热的手掌在足心的地方烧的她痒痒的,如羽毛一般的感触让郭芙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别这样……哎哎哎……我好痒……」但是有些霸道的我根本没听郭芙的话语,依旧含吮着她美丽温润的玉足,几个小指头同时被我舔舐着,肥大的舌头不断的溢出透明的有些粘腻的口水,郭芙害羞的张开了腿儿,短裙下的黑色坟起被我看的分明,有些翘起的骆驼趾上黑色的水渍正在悄悄扩散。

    忍耐着瘙痒的郭芙被这种愉悦和欢欣弄的舒服极了。

    「死小武,变态死了。

    哪有这样玩弄人家脚的。

    」羞红了脸的郭芙有些开心我这样的霸道的舔着她的脚,几天前有些妒忌娘亲的心理瞬间烟消云散了。

    小武哥哥原来喜欢这样待我。

    不一会儿,郭芙的双脚就被我舔吮的仿佛有一层半透明的粘连的丝带,她的小脚,俏丽极了,被我抓在手里滴滴答答的向下面流淌着我的津液。

    郭芙面色红红的,不同于一般少女的腮红,是一种羞涩的娇嫩欲滴的颜色,眼眸中,微张的唇瓣间都带着一丝丝若即若离的水雾。

    「芙儿,用脚夹着我这里……」我脱下裤子,隐藏的欲望已经无法隐瞒了。

    眼睛红红的。

    「啊……」被我按住的双脚,郭芙看着我如同恶鬼一样的把她柔美的小脚摩挲在我的肉袋上,有些气苦,「你弄疼我了!」柔嫩的美足的触感,让我有些欲罢不能,郭芙有些害怕的看着我,但是我这种对她纤足的痴迷,让她有一些小小的得意,娘亲应该都没有让小武这样弄过脚吧。

    白皙柔美的玉足被我的双手和肉袋儿弄的敏感极了,她感受着我肉棒的炽热,面色羞红不已。

    她那里经受过这样的对待,一下子有些紧张,黑色纹绣的内裤也变得有些湿热起来。

    透过浅浅的坟起,布缕中带着丝丝的水气。

    「芙儿……」感受着她纤巧白皙的小脚,我几时感受过这种婀娜纤细美如霜雪的玉足啊,带着细细的半透明的薄皮之下如纹丝一般的血管,只是这样我就舒服极了,郭芙的双腿被我紧紧的握着,她的大腿不得已的弯曲着露出里面裙下的纹绣。

    「我好喜欢,你的脚好美……比师娘的好看。

    」我不懂应该怎么去形容,被我舔吮的还有些潮湿的白白嫩嫩的脚面显得有些淫靡,因为太用力的缘故,有些淡淡的发红,性感极了。

    「唔……」郭芙星眸微张,里面繁星点点,泫然欲泣,她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奇奇怪怪的摩挲会让她面红耳赤,感受着小武肉棒的温度和气息,还有之前被我含吮的滋味,她隐隐约约有一种失贞一般的不洁。

    但是那种彼此相依的欢愉又让她被弄的舒服极了。

    「小武……」听到我说她把娘亲比下去了,她的内心涌起的开心更多了,她用双脚轻轻的主动把我的肉棒夹了起来,感受着我有些腥臭的肉棒在她双脚间的夹缝中,指缝中缓缓的进进出出。

    这个坏东西,想着每日里接受的小武的馈赠,她的回忆就开始涌动,嘴角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那种味道。

    郭芙的小嘴下意识的吞了吞唾沫,明明不是爱人,夫君却这么弄人家……是因为小武喜欢我么?但是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有着些许的歉意,郭芙第一次觉得明明和小武这么开心舒服却在想其他男人有点儿不合时宜,小武虽然也弄了娘亲,但是那是治病的缘故,他是喜欢我的,夹着我的肉棒,双脚呈一个「o」形的暴露着自己那还没有人开发过的下体,郭芙有些意乱情迷,双手用力的抓在椅子上,小心的用她俏美白嫩的玉足开始上下的摩挲起我的肉棒,带着之前的津液和肉棒泌出的前列腺液,她的小脚倒是柔滑的不行,只觉得火热的肉棒把她的小脚当成她的嘴儿和小穴一样的大力肏着。

    羞死人了。

    「唔……」郭芙有的时候会觉得痒痒的,但是羞鼐的她又不好言明,死小武,笨小武……小心本姑娘不干了。

    那种瘙痒让她不自觉的紧缩着她的脚面,挤压的我的肉棒舒服极了。

    她黑色文胸里的俏乳乳头也被弄的有些发硬,一阵阵情欲的味道,熏的她身体有些发软,她想用手指如夜晚自己一个人一般去抚弄自己的小蜜穴和酥胸,但是此时却有一个小武在眼前,她只能死死的抓紧着椅子,羞鼐着压抑着。

    「呼……唔唔……啊……」郭芙看着我有些舒服又有些奇怪的脸色,我的脚真的这么让你舒服么?她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她觉得她的内裤都已经被溢出的淫液弄的湿透了,还好是黑色的底裤,小武……小武应该看不到吧,她暗自安慰着自己,她的坟起还有硬硬的小小的阴蒂都和潮湿的内裤摩挲在一起,弄的有些奇怪。

    我在前几天早晨的时候,给她下达过和她母亲一样会从我这里获得十倍的性快感,她从其他的地方获取的快感越大,从我这里就能获得更多,还是处女的她无法想象到她花穴会有多么的舒服,只能从晚上的自慰和平日里的少女想象中来获取愉悦,这种十倍的灼烧,仅仅只是足交,她就有些招架不住了,起码比她自己自慰的时候舒服多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小武只是肉棒碰了碰我的脚我就这么舒服,我自己……唔,弄胸部和小穴的时候为什么……「啊啊……唔……嗯嗯……啊……」紧紧的抓住椅子,郭芙脸上飘起了一朵朵红云,这种超乎想象的快感,这种只有小武才能给予的东西,微张的嘴中散发着淡淡的热气,郭芙感受着我的肉棒正对着她的脸儿,飞快的进进出出着……这就是肉棒抽插的样子……这个坏东西,这就是早上在我嘴里进出的样子?郭芙目光闪烁,仿佛下一刻就会溢出水来。

    「我想问你一件事……小武,好么?」郭芙羞涩的说道。

    「啊?你说……」我感受着她的小脚儿,舒服极了。

    「嗯,你和娘亲……和她那天在这里弄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这么快……」然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对着自己说道,「难怪娘亲说你这么厉害……」「你还在吃那天和我师娘的醋?」我笑道。

    「才不是咧,臭小武……只是你这样弄我的脚,有些奇怪……为什么,小武……你肉棒这样弄的我好奇怪……」郭芙一边想着,如果只是这样都会有感觉的话,以后我该怎么走路哦。

    难不成一边走路,一边嗯……「和我在一起本来就会这么开心的,不是么?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啊!而且那天我是给师娘治病,那里有我今天这样,能不能感受到我对你的爱……」我答道。

    「哼!我有喜欢的人了,才不管你爱不爱呢!」郭芙心道,算你过关,她心中甜蜜,比之前更用力的夹住了我的鸡巴,感受着我不断胀大的昂扬,拼命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不过……」我话锋一转,「师娘比你主动多了。

    很照顾我的感觉。

    」「是这样么?」郭芙有些气恼,笨小武,我这样不知道已经付出了多少了,还嫌我不主动,其实我这样也是不得已才说的,我必须要加快才行,这七天里如果失败,我将万劫不复。

    看着郭芙沉默不语的样子,我只能抱着她的小腿儿,飞快的用力抽插着。

    「我想射了。

    」我说道。

    「嗯嗯……唔……」郭芙紧紧的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内裤上的水渍已经泌出到椅子上了,打湿了椅子的外套。

    她想着这样射出来一定会弄到衣服上的,但是如果是娘亲的话,想起那天娘亲喷乳喷到桌子上的样子,她就有些脸色发红,而且那种味道她也不讨厌……「小武……」唇瓣微张,她实在是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也谈不上主动,不过她的双脚还是死死的夹住了我的肉棒。

    温润如玉,纤细婀娜的小脚此时被我弄的有些发红,阴囊抵住她的足底,龟头穿过她的足尖膨胀成火热的巨大的模样。

    「爱我……芙儿……」我必须要在高潮的时候加给她爱欲的暗示。

    我不在忍耐,郭芙眼睛睁得大大的。

    「哎呀……」精液大股大股的喷射在她紧致的纱衣上,脸上,连短裙里黑色的坟起也能感受到丝丝的热意,这模样淫秽极了,最后的一下特别有力,甚至打在了郭芙的发梢里,弄的她黏黏糊糊的。

    「喜欢么?芙儿……今天比那天给师娘的还要多呢……比早上的还要多……」我微笑着。

    这种臭东西……郭芙有些难受的感受着高潮之后的粘腻,不知道为什么,她下面的花穴也泌出了好多半透明的淫水,但是这是小武的东西……看着我一脸热切的脸庞,她想起了娘亲,娘亲是那么的放浪不堪,对小武也是……带着淡淡的思绪,郭芙的眼神变得迷蒙起来,「唔……嗯,小武……啊啊……这味道,好喜欢……有点腥腥的,好热……」她下意识的用小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白灼,这是小武精子的味道,那种早上含吮过许多次的味道。

    「唔……」丝丝的白灼最终流淌下来,在她完美包裹着的底裤边上汇聚成乳白色的淫液,她的下体潮湿极了,这是十倍的快感和滋味啊,郭芙感受着我的温度和气息,迷醉极了。

    「芙妹,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说这种话……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还是这样克制不住。

    」我愧疚的说道。

    「芙妹你的脚太熟悉太漂亮了,不知道比那些庸脂俗粉的小穴舒服多少倍。

    」「没,没关系的……唔……没关系……」听着我的道歉和夸赞,郭芙心乱如麻,其实她也好舒服啊,她感觉自己就快被这种异样的快感淹没了。

    既是不是爱的人,但是只要是小武……啊……她感受到精液似乎和湿答答的底裤里的阴精混在了一起,好舒服啊……小武……夏日的凉风吹拂过来,郭芙身上的精液还没有干涸,她有一种击败了娘亲的快意,带着粘腻的下体,唉哟,又要去洗澡了。

    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第八章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在噩梦中,我正和师娘黄蓉还有郭芙幸福的3p,但是一瞬间她们就回到了从前,那种鄙夷和蔑视的感觉。

    只有六天了,师娘今夜还没有回来,郭芙此时应该也还在睡觉。

    我带着一身梦中惊醒的汗水,不行,我要做点什么。

    穿上衣服,我走了出去。

    此时正是三更天,郭芙的房间却还有灯光,我走了过去。

    「谁?」听到脚步声的郭芙下意识和的喝到。

    「是我,修文……」我有些忐忑。

    「小武哥哥……」郭芙飞快的把门打开了。

    她也因为昨天那种事情而睡不着觉,难道小武和我一样么?她开门把我迎了进去,只是穿着睡衣的她看上去衣衫有些单薄,但是却性感迷人。

    「你过来有什么事情么?」郭芙问道,她房间里只有一盏灯,明亮的灯火照的到一面,她迎着光,我则背着,淡淡的光晕照在我的身上,如同一缕银丝。

    「只是……只是,想你……看你又没有关灯……」我嘴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嘻嘻,没事拉……其实我也在想白天的事情,睡不着觉。

    」郭芙抱着双腿坐在她的床上,手指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脚丫,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种舒服的感觉肯定不是爱情,但是为什么会那么舒服。

    她在自己的小脚丫上画着圈圈,一圈又一圈。

    「你……小武,你和娘亲做过没有?」低不可闻的声音,郭芙低垂着脑袋,虽然光线看的分明,但是她的头发盖住了容颜。

    「啊?你说什么?」我是真的没听清楚。

    「唔……就是,就是……」要她再说一次,郭芙变得有些断断续续起来,犹豫极了,「就是你和娘亲做过那里没有……」她的手指青葱一样的,绕着自己的小脚丫,好像脚丫子上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

    「什么那里?啊哦哦……没有没有……」我明白过来,她指的是肉穴,如果师娘这几天没出去,我应该拿下了吧。

    我有些自责,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好,弄了这么多天,黄蓉的小穴还没肏过,到了地府都被别人笑话。

    「那……亲吻呢?」郭芙抬起头来,盯着我的眼睛。

    「你问这些干什么?」她问的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一个色狼了,尼玛……连她都看不起。

    「你和娘亲亲过嘴了对不对?」郭芙眉头轻蹙,声音也大了一分。

    「是又怎么样?」我可不好意思说弄了这么久连亲都没亲过,到地府去堕了我小武的名头,咳咳咳……为什么是地府,面色一红。

    「但是,但是你治病应该不需要亲吻是不是?」郭芙好像发现了什么,被我越描越黑了,「就算是被蒙古人下了药,也不需要小武你去做这个……一定是娘亲胁迫你的对不对……」在郭芙心里,娘亲黄蓉机灵鬼怪,从没吃过什么亏,小武自然不可能让娘亲有什么苦楚,一切都是娘做的坏事。

    「对不对?」「……」这都什么事儿啊,我一下子不敢说话了。

    头脑里什么想法都有,不知道这郭芙又哪根筋不对了。

    难道催眠的事情她发现了什么?「不说就是默认了哦……」郭芙笑道,「娘亲明明都有爹了还要这样待你,小武……你想怎么办?这件事被爹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啊……我也不知……」草草草草,不会窝里斗了吧,郭芙要是告诉了她爹我才是大大的不妙,到时候下地狱都被人耻笑,枉为淫贼。

    「虽然小武只是笨一点傻一点……但是娘这样做也太过分了……」郭芙正色道,白日里被我说了黄蓉更加在乎我的心意,现在似乎有了反作用,郭芙觉得诋毁娘亲自己也能告诉小武是自己更加在乎他,这种心理上的平衡……我了个去……早知道不和郭芙这么说了。

    「是不是还是我待你好,小武……」郭芙笑道。

    「还是你……你喜欢娘亲那种亲吻的味道了?」「那个……那个……」这是哪和哪啊,一下子被弄的有些被动的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哼!不说我也明白……小武这种色胚,肯定被我娘迷的神魂颠倒了,但是……但是,我不愿意!!!」郭芙一下子叫了出来。

    「我不愿意,我一看到娘亲和小武在一起亲热就不开心,心情糟糕透了,再也不给小武舔鸡鸡了,不给小武用脚弄了。

    」郭芙一把把我压在床上,她的床柔柔的,和我的完全不一样,此时我的脸被她的身体掩盖着,她柔顺的发梢也被烛光映照着带着点点的淡黄的光彩,娇俏可爱的脸庞也被昏黄的灯光弄的有些失色。

    看不清她脸上的神采。

    「对不起……芙儿……」我呼吸着她的呼吸,说道。

    「因为……因为……」郭芙的声音泫然欲泣,烛光在眼梢映射出淡淡的晶莹的泪珠儿。

    「因为小武是我的啊!臭小武是我的!娘亲坏透了。

    」郭芙好似下定了决心似得,猛的俯下身来,眼睛紧闭着,泪珠儿顺着脸颊滴答的打在我的眉梢,「唔!?……」郭芙那淡淡的少女气息还萦绕在我的心田,郭芙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的用内力揍我,竟然紧紧的把我抱住了,微张的嘴唇死死的印在我的唇瓣上。

    「这……」这是我的初吻,也是郭芙的。

    彼此都毫无经验的少男少女随着本能的欢愉亲吻起来,先是嘴儿,然后牙齿磕磕碰碰的弄在一起,弄的有些疼了,我的舌头迷醉着伸了过去,在她羞涩的口腔里探寻着她的痕迹,津液和爱欲啪嗒啪嗒的在伏压着的彼此之间带出带着泡沫的水线,时断时续的味道如梦似幻,这就是郭芙嘴中的味道么?我急促的呼吸着,看着她紧张紧闭着的眼眸,唇分,呼吸着彼此的味道。

    郭芙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然后……「唔……」……这一次是我,我张开嘴唇,用最原始的方式打开了她的嘴唇,她如樱花如彩莲一般的唇瓣显得醉人极了,美酒佳人,这彼此含吮着的津液就是最完美的美酒,迷醉着彼此,萦绕着情欲。

    小武是我的,小武是我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愁绪都开始印在郭芙的心中,她每日里想起来的都是小武,他精液的味道,每夜里手指抚弄的,也是想起他的样子,湿答答的亵衣,羞答答的心跳。

    感受着我有些鲁莽的唇舌,小武的味道……太霸道了……他这样会把我的口水吸干的,她下意识的想吮吸回来,感受着小武口中淡淡的臭味,她有些厌恶,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愉悦。

    唔……小武……你弄疼我了……每天都在吃小武的精液,下面湿乎乎的……每天都想着小武自慰,下面湿乎乎的……每天都想着这张臭脸……「唔,小武……」星眸微张,带着不知道是羞涩还是喜悦的泪珠儿。

    是了,我不能再让娘亲一而再再而三的走在我的前面了,小武是我的……「小武都和娘亲接过吻了……」想着这种舒服,竟然也是娘亲曾经感受过的,郭芙就有一种淡淡的失落。

    「是了,小武还没弄过娘亲那里……但是,但是我还是一个处女啊,我的处女是要留给杨过哥哥的……」郭芙想着少女时候那个俊俏的少年郎。

    陷入了犹豫。

    不过,想起娘亲会和小武一起交欢,她就非常的难过,为什么会这么难过……难道我爱上他了?看着身体下面那张变得不再可恶不再厌倦的脸。

    是了,小武,好舒服啊……郭芙拉下了帷幕,淡淡的灯光透过少女帷帐的缝隙点缀在彼此的身上。

    好像梦境一样,彼此被灯光分割成了无数的星星点点,郭芙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里面已然俏立的玉乳和完美纤细的身姿,粉嫩白皙的身姿被昏黄的灯光和黑夜弄的有些冷色,她就这般坐在我的身上,如同仙女下凡尘。

    「小武……我,我不知道我的心意……但是,我想超过娘亲啊……有时候我觉得我真的好下贱,为什么会这样待你……这样的……成为你东西……」她看着我,衣衫褪去之后随意在搭在身下。

    「不是的……芙妹,在我眼中,你永远是那么的完美……」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冲的我鼻血都要出来了……「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但是一想起你和娘亲在一起的样子……我就变得好失落,好难过……你知道么,小武……」郭芙低声的说着,「只有和你,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变得好开心,有的时候比回忆里和他还要开心……但是……明明就……」她话语停了下来。

    「总之,我不管了,我是郭芙……才不管那些坏东西呢……是不是,小武哥哥……」她如同林中妖灵。

    头发肆意的飘散在后背上,顺着烛光发着淡淡的明彩。

    郭芙的唇瓣还隐隐约约有之前残留着的水色,粘连的银丝还在下巴上凝成一缕情意。

    迷人极了。

    郭芙颤抖着,脱下了我的裤子,已经变硬的肉棒直直的打在她的后背上,臀缝里,「唔……」郭芙羞涩的不敢回头。

    这就是初夜么?梦想中那种披着凤冠霞帔身着大红色锦绣的姿态和现在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对不起……杨过哥哥。

    我已经不能回头了。

    下体已经湿答答了,郭芙用手按着我的肉棒,那种火热的感觉,她试了几次都没能好好的碰到那里,她紧张极了,柔荑显得乏力,微微的抖动着。

    这样的主动?真的要一个女儿家主动么?「想要么?小武……」郭芙半面娇艳被烛光照射着,显得迷醉。

    「当然,芙儿……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我的手,火热热的手抚摸着她带着汗意的翘臀。

    「唔……小武,我是你的……唔……」有些难过有些意动的郭芙,两只手都放在了我的肉棒那里,轻轻的摩挲着,就好像很重要很珍贵的东西一样,这是她的珍宝啊。

    然后对着她湿漉漉的小阴唇,缓缓的坐了下去。

    「唔……嗯嗯」这样大的龟头,才进了一朵朵,郭芙就有些忍不住叫出声来,小武的肉棒好大,这样会不会把我弄破啊……我还是第一次,郭芙想着。

    面色羞红着,背过光去,不想让烛火照在脸上。

    「唔……啊啊……唉……啊……好大啊……小武……」郭芙感觉湿漉漉的小穴已经吞进了一个龟头了,就在她处女膜的边上,她微微抖动着腰,有些后悔,但是更多的是一个愉悦的快意。

    小武的肉棒就要进来了,好大……我能受得了么……唔……郭芙一边眉头轻蹙,一边感受着淡淡的胀大的苦楚,小武……爱我,此时此刻,她已经不能回头了,郭芙的眼神中第一次饱含着爱意,用力的坐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龟头顶了进去,然后肉与肉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一种湿滑的血色开始流在彼此的缝隙里,我没有用力,这是郭芙的第一次啊,我感动的抱着她的身体,吸吮着彼此的味道。

    郭芙俯下身来,那种巨大的痛苦和第一次给小武的巨大的幸福感融合在一起,带着汗水的脸上开始舒展开来,猩红的血顺着我的肉棒根部流了下来,她死死的咬住我的肩膀,「啊啊啊啊,哈……好痛啊啊……唔……小武……啊…………」被小武拿走了我的处女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是对杨过的愧疚,而是……郭芙内心里涌起的,是一种暖洋洋的幸福。

    好开心啊。

    难道我喜欢的是这个坏家伙?郭芙的手苦涩的压在彼此交合的地方,紧致的花穴开始慢慢的习惯着粗大的坏东西,这坏蛋的肉棒好大啊……喜欢还是不喜欢?郭芙心中计较着。

    还好无尽的黑夜给了她最大的掩饰。

    眼中泛起一丝丝异样的柔情。

    「小武哥哥……我可以的……你要是想要的话……」下体已经有了点点的湿意,小武还这么温柔的没有弄疼我,郭芙感激的想着。

    一般慢慢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我当然求之不得,我缓缓的抽动起来,郭芙的花穴还带着丝丝的痛苦,她紧闭着眼眸,伏在我的耳边,淡淡的喘息着,她不想让小武感觉到她的痛苦,但是新瓜初破,这种东西那里是掩饰的了的呢?我双手摩挲着她满是汗水的背部和翘臀,一边轻轻的抽送着,这种满足感,儿时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我一定不能失败,我要她永远的流在我身边。

    只是这么一想,肉棒就有些用力起来。

    「啊啊……别动……修文……小武哥哥……疼,你弄疼我了……唔……」郭芙忍耐着苦楚,被我这一下弄的有些苦楚。

    我停下来,一边安抚着她的内心,郭芙充满爱意的眼眸的脸颊上满是羞红,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的拥抱在怀里,还是这样的一个坏家伙。

    她微微的摆动着屁股,只是因为没有经验反而变得有些难受,十倍的快感从我的肉棒上涌来,她觉得她一个女儿家,才刚刚第一次,不应该那样的,但是不这么做,她又有些难以割舍,好舒服哦。

    「唔,唔……唔……啊……」均匀的娇喘中,聪明的郭芙一点点贪婪的探寻着自己的快感,腰部开始有节奏的微微扭动起来,伴随着翘臀的上上下下。

    那些苦楚正变得有些微不足道。

    「还疼么?芙儿……」我问道。

    「唔,还好,这样子……有些好满……唔,啊啊……」她不想说自己变得舒服起来,她觉得女孩子家第一次应该是痛苦的才是,第一次才破瓜没多久就这样……我好变态……好淫荡哦……昏暗的帷帐里,烛火因为没人添加灯油而变得愈发的昏黄,郭芙高傲的性格不许别人看见她的小心思,她期待着烛火熄灭的那一刹那,只有那样她才可以高亢的叫出声来,也只有那样她才可以把隐藏着的肉欲都剥离出来,完完全全的去感受身下的火热。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乌云缠住了缠绵的月,烛火只余下点点的星光,郭芙的双手支撑在我的身体上,脚打的开开的,粉嫩的娇穴紧紧的小阴唇都死死的裹住我的肉棒,她的坐在我的身上,上上下下的不算激烈的扭动着自己的翘臀和腰肢,「啊啊……小武哥哥……啊啊……我是你的……你的啊……」「啊啊啊……」我的手抓住她的柔荑,五指紧扣,她被缠绵的夜弄的有些放纵,皎皎云间月,一瞬间出云看向她的时候,银白的光泽是最好的仙气,萦绕着的媚态和娇吟,然后云月雾里,她又被藏进了黑色的夜里,只余下空灵的鸟叫和噗哧噗哧的水音。

    「我爱你,芙儿……」我也满是汗水,这样的做爱,实在是太舒服了。

    「唔……唔……小武,我……我不知道啊啊……唔……」紧闭这的双眸,她的思绪时而是小武时而是那个梦境里的少年郎,她难过极了,她又舒服极了。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满心沉浸在这个爱欲里,如娘亲一般,开心的舒服的吟叫。

    「啊啊……小武……啊啊啊……」第一次就高潮了的郭芙,她还是第一次小穴的高潮,整个身体都颤栗起来,好舒服啊,为什么,这么的舒服,我就忘记那个人的。

    她满心里都是小武的样子,那种肉棒的味道,十倍于自己的滋味,太舒服了。

    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的欺负小武?难道也是如杨过一般?只是想在他之前表现自己?也是如之前一样?因为不敢面对感情而忐忑不安?不……我要正视自己的感情。

    想通了的郭芙,睁开了双眸,带着点点如星光的泪水,郭芙高亢的叫了出来,云间的月儿也照在彼此的身体上,她也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彼此都是通透成一色的银白。

    「啊啊啊……小武,小武……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啊……」数不尽的淫水和爱液伴着银白之下点点的血色从彼此交合的花穴里喷涌而出,郭芙抽搐着,抖动着身体,白皙翘挺的俏乳对着月儿高高的耸立,「小武,修文哥哥的肉棒……大鸡巴……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好喜欢」「我好喜欢小武哥哥精液的味道……啊啊啊……好喜欢你弄我的嘴巴……好喜欢你这样待我……」带着歇斯底里的告白,郭芙仿佛对着明月起誓。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被这肉棒,小武的大鸡巴弄的要飞起来了。

    顶到花心的龟头,只是轻轻的一碰,她就浑身酥酥麻麻的涌出腥骚的淫水,舒服极了。

    「我也好喜欢芙儿的小穴……你是我的,芙儿……唔……」这种快意弄的我要射出来了,我也不想忍耐,我要赢,她永远都是我的。

    我的肉棒每次进去的时候都顶着压着她的阴蒂,她粉嫩的少女的穴口已经舒服极了。

    她想起了之前那些迷失的夜晚,也是这样的抚弄着自己的花穴,但是小武的肉棒,她是多么的开心,嘴角弥漫着淡淡的笑容。

    「啊啊啊啊……小武……啊啊啊……肉棒好满,好大……好厉害啊…………」郭芙吟叫着,「啊啊,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小武啊啊…………」我用力的揉捏着郭芙的俏乳,我也要忍不住了。

    「啊啊啊啊……小武……」郭芙紧闭着眼睛,死死的夹住我的肉棒,她不想放过我任何的精液,好幸福啊。

    前所未有的愉悦和开心的感觉,郭芙温柔的看着我,感受着我下体的膨胀,「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了,小武……我是你的……」「你知道么?芙儿,我从一开始就好像你成为我的奴隶,因为你喜欢杨过……我不想夺人所爱……但是,我好像把你变成一个喜欢我肉棒,听从着我的乖乖性奴隶哦……」我诱惑着说道。

    「好么?芙儿……」「啊啊啊……不行啊啊……我才不干呢……」感受着我肉棒进进出出的郭芙,下意识的说道,「我才不喜欢被人奴役,小武也不行……啊啊啊」「还是不行么?」我想到,不行,我不能失败,我眼睛一转。

    「但是这样的话,以后你和杨过结婚的话,我又不能找芙儿了……你不答应的话,我就去问问师娘好了。

    」「啊?」被快感弄的有些昏头的郭芙呆住了,是哦,如果我不答应,他一定会和娘亲弄的,不要!不要!我不接受这样,小武!「娘亲……」回忆起之前小武和娘亲在前厅的一幕幕,郭芙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不要,不要……我答应你,小武……我当你的奴隶,我要当你的性奴隶……啊啊啊」郭芙舒服的几乎要尿出来了,「啊啊啊……小武……好舒服」「要听我的话哦……芙儿……我好喜欢你……」我笑道。

    「啊啊啊,我最听小武的话了,啊啊啊……小武……主人啊啊……」郭芙哭泣着,「不要去找娘亲了……啊啊……不要这样……」郭芙疯狂的摇着屁股,她已经舒服极了,这个肉棒……我好喜欢……小武……啊啊啊「以后要叫我主人哦,不能叫小武,知道了么?」我微微一笑。

    「嗯,主人……主人……小武……唔……」郭芙回答着,「啊啊啊啊……好舒服啊……主人啊啊……我来要了,又要来了啊啊啊啊……」黑色的夜晚,还在继续。

    我抱着郭芙的腰肢。

    我不能输,还有最后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