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母女催眠调教】(11-12)

作品:《黄蓉母女催眠调教

    黄蓉母女催眠调教作者:zhaoning第十一章「不会吧?!师娘这么厉害……」看着那个白衣男子竟是不闪不避的吃了黄蓉一掌,眼看是活不成了。

    我不禁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一边想着终于没人可以威胁我了,那些事情也变成了只有我才知道的烂账,一边是没了骨笛和熏香,师娘和郭芙迟早会想起之前的事情,也不知道会不会也被师娘如同这白衣人一般一掌打成一滩烂泥。

    不过现在,还是早点熘爲妙,大哥武敦儒马上就带兵冲进来了,到时候被师傅和大哥发现了真是百死莫辩。

    用力撕开小木屋一角的木板,从小洞的缝隙里向外看去,只见这一侧竟然没什么大宋兵马,连鲁长老带来的丐帮弟子都没几个,不禁暗道,不就是包围一个破屋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缺口,难道都一股脑的去前门了?我歪着脖子一看,果然门口涌进来大量带着尖刀利刃的宋兵。

    不管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一弯腰,弓着身子从这小洞里鑽了出去,外面夏日暖风习习,把身上的冷汗吹的带出些许凉意,心道,不管怎么样,小爷先回去再说,师娘见我救人有功,一定不会责罚于我,而且芙妹待我情深义重,若是芙妹也……心中想着,不由神色一黯,妈的,反正已经赚到了,师娘和郭芙的小穴和屁眼都已经肏过了,回忆着刚刚黄蓉娇穴的味道,我不禁心中一动。

    一边思虑着回去应该怎么办,一边伏趴着前行,一路竟然顺利无比,躲掉零星的几个蒙古散兵,我顺利的来到之前绑着快马的小树林边上,之前的棕色大马还是肆意的吃着青草,我拍了拍马背,正欲翻身上马。

    「咻……」的一声,我下意识的一躲闪,一根银白色的利箭勐的射在快马的胸口,马儿勐的跃起,大剌剌的吼叫出来,顿时血流不止。

    「什么人?」我下意识的走开几步,回头一看。

    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男子手上拿着一柄长弓,他身材极爲高大,身长约摸九尺,头上前额光秃秃的,太阳穴高高鼓起,后脑勺留着一小熘猪尾小辫,显然是一个蒙古鞑子。

    后面跟着一个戴着高帽红衫的番僧喇嘛,只见他一副皮包骨头,满是皱纹的脸上如同枯藁一般,躺在地上说是一个死人也不爲过。

    记住地阯發布頁「扎西德勒,无量寿佛!」老喇嘛声音干涩,但是汉语却说的不赖,只见他双手合十,虽然远在十几米外,但是我却听的清清楚楚,心道,这下完蛋了,没被大哥发现,现在被蒙古鞑子发现了,我武功低微,这黑大个看上去就是个不好惹的,只可惜我小武没死在师娘师妹床上,却要被这些番僧鞑子打死了。

    暗道,待会先找机会抓住这老和尚,再寻机会逃跑。

    「老和尚!我可不是来杀你们的宋军和丐帮之人。

    大家萍水相逢,这匹马你既然看上了,我让给你们便是,我上有七十老母,下有稚子孩童嗷嗷待哺,希望你能放我一马,回头我一定备好香烛好好供奉菩萨。

    」我笑道。

    「无量寿佛!」老和尚缓缓走近,「武修文小施主,你我今日得见,既是有缘,又何必着急离开,我观你一身莲花宝体,佛缘深厚,必能成就法身,前途不可限量。

    」什么……这老喇嘛居然认识我,我顿时有些阵脚大乱,连师傅郭靖都没有认出我来,居然被这个蒙古鞑子知道我是谁?「只是我一身凡俗,并不知道什么莲花宝体……我也不想当和尚。

    」见得老喇嘛靠近,我眼睛一转,勐的向他扑了过去,一身长春功也打的虎虎生威,那老喇嘛脸色不变,如枯柴烂枝一般的手指向着我的手腕轻轻一夹。

    「唉哟……」他看上去一副入土的模样,想不到这一夹之力有如铁箍一般,我被这一夹弄的竟弯了腰,疼痛不已。

    「无量寿佛!」老喇嘛用蒙语和边上的黑脸大汉说了几句。

    黑脸大汉连连点头。

    「你这秃驴……我小武今日栽在你手上,你要杀便杀。

    我便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喝到。

    虽然不知道这老喇嘛和这黑脸汉子说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小武施主不必紧张,你我既是有缘,你虽不通佛法,但心性纯良,又兼具莲花宝体,乃是大神通大自在,实乃我欢喜佛祖转世。

    」老喇嘛顿了顿,笑道「此处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

    」「哼……」老喇嘛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是手上一点也不含煳,连点了我几处麻穴,边上黑脸大汉毫不费力的把我往背上一撸,健步如飞,竟是比快马也不遑多让,那老秃驴也不知道用的是何种轻功,虽然不见脚上飞舞,但是速度一点也不遑多让。

    我眼看着带着我出了官道,竟是一路向北,我的天啊,现在襄阳以北可是蒙古人的地盘,到时候过了长江,便是神仙也救不了我小武了。

    「老秃驴!快放我下来。

    」虽然身上不能动弹,但是好在是并没有点我哑穴。

    我不停的呼救起来,「救命啊!救命……」可怜天亡我小武,这一路上却是半个人也无。

    「乌什内上师,你让我做掉那边的宋兵就是爲了让这小子逃出来?这个小家伙真的是什么佛祖转世?」黑脸壮汉用蒙语忍不住问道。

    他乃是忽必烈大汉账下有数的勇士,专门派来保卫这个喇嘛的,只是这喇嘛奸猾的很,现在看来,未必还有这保护的必要。

    「塔南勇士,可知我二十年前就在彻查欢喜活佛转世之事,一切的预兆啓示都指向了欧阳克此僚,只可惜欢喜佛不会是一个不能人道之人。

    如今欧阳克死了…而这欧阳克这些天又和这小施主交往密切,难保有些干係。

    」老和尚念念有词,也是用蒙语回答。

    只可惜我听的云里雾里,什么都不明白。

    只能趴在那壮汉背上,暗道,拔出萝卜带出泥,这白衣人死了便死了,小的死了来个老的,这可如何是好。

    我喊了半晌,叫的口干舌燥的,那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二人自顾自的说话,对我的呼救倒是置若罔闻。

    走了一个多时辰,那黑脸壮汉带着我来到了襄阳以北二十里不到的一个破旧的驿站里,这驿站我随着师傅师娘倒是很早之前来过一次,只可惜这些年兵荒马乱,驿站早已破败不堪,别说一个人影,就连一条叫的猫狗都无。

    「武修文小施主,我们就在此处歇息一晚,也好把前因后果一一说来。

    」老喇嘛看着这满地蛛网,也不介意,一手拉起一张倒下的桌子,寻了两个条凳,坐在上面,不知从何处拿出来一袋清水,倒是好不惬意。

    「老和尚你有话快说……我可不是你们所谓的什么佛祖转世,要是我有那能耐,早就把你们大卸八块了。

    」我说道。

    「无量寿佛!武施主快言快语,果真是天性纯良……」听我这么说,老喇嘛反而面色一喜,妈的,没见过这么贱的。

    顿时有些无语。

    「小施主你不必多虑,如今无法器言咒,又无神香助你……而且你现在回去,也未必就是好事,不如皈依我佛,普度衆生,得大智慧大神通,早登西方极乐。

    」老喇嘛干涩的笑道,然后续道:「是等愚迷,惑爲菩萨。

    推究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慾.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爲淨土。

    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

    彼无知者,信是秽言。

    此名蛊毒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

    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

    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大和尚你在说些什么,我全然不知……我说了我不是什么佛祖转世啦,你要杀便杀,不要再说这些浑话,我一个粗人,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听那老和尚说了半晌,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东西,心道,我可不信有什么佛祖转世之说。

    这辈子恨不得多肏几个美人才好,师娘黄蓉和师妹郭芙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哪有什么灵根佛性。

    「无量寿佛!」只听得老喇嘛喊了一声佛号,他目光清明,倒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缓缓说道,「小施主。

    如果老衲猜的没错,你既有两位明妃合籍双修,施主虽然修习的是全真道教长春功,但是多年来内力却无寸进,直到近些天来借助明妃之力,武功内力也有所精进。

    」我面色一红,心道,这明妃虽不知道是谁,但是一听就意有所指,这老秃驴定是白衣人的同伙,这白衣人死了也罢了,我的这些丑事也到处宣扬,只是我才不愿去蒙古,功夫什么的最近倒是一点进步也无,但是切蒙骗下这老和尚。

    「你怎么知道……」我假意气恼道,心道,便是傻子也知道是那个白衣人告诉他的,这老秃驴。

    「无量寿佛!」老喇嘛不禁合掌笑道,「这便对了,倘行者久修菩提心,则八万四千烦恼根本之贪瞋痴慢疑五毒均可转成菩提妙心。

    夫白菩提心者,即利益衆生也:修丹田火时手抱明母,不知之人以爲行淫。

    殊不知此中别有深意:交而不洩,一心利生,完全爲消除衆生之业障也。

    」「你这喇嘛……又在胡言乱语什么……」我不禁问道。

    「活佛心性天成,欢喜佛除明妃业障,自有大自在大功德,到时候成就佛体,得登西方极乐。

    」老喇嘛不禁有些激动起来,这二十年来,他一直在苦寻活佛下落,之前的一句谒语应到欧阳克身上,如今欧阳克身死,我又靠着欧阳克给的几点熏香弄到了黄蓉,郭芙的身子。

    老喇嘛自然而然的把活佛转世的下落寄托在我身上。

    记住地阯發布頁妈的,这喇嘛脑子是坏掉了,我的功夫才没有什么进步呢。

    不过现在这般也不错,我暗道。

    只是不知道这喇嘛对我这活佛有几分敬意,到时候我说我要回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我绑到庙里去剃度修行。

    想到此处,我不禁有些后悔起来,正犹豫见,只听得老喇嘛和那个黑面大汉用蒙语交谈起来。

    「恭喜乌上师,二十年得偿所愿,只是不知你要如何处置这个汉人。

    」塔南用蒙语冷冷的说道,面色清冷肃穆,「兹事体大,若是上报八思巴,一个汉人做了国教活佛,不知闹出多少腥风血雨。

    惹出多少笑话。

    」「塔南勇士,无量寿佛!」乌什内说着蒙语。

    有些激动的合十行了一礼,「此事我是绝不会上报八思巴圣者,伟大的忽必烈大汗也不会容忍一个汉人活佛存在的。

    我们还有更好的处理办法。

    」「哼,你说来听听。

    」塔南喝到,「若是不能说服我,我必定上报大汗,虽然我是被派来保护你的。

    只是听说你和你们派中金轮法王一向不睦,我只需稍稍做点手脚,你回去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无量寿佛!」乌什内干涩的脸上微微一笑,看的我有些发寒,只是我才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这个活佛看来他们也不怎么在乎,这喇嘛对他们的如来,观世音还没我对太上老君来的尊敬,妈的。

    「你可知我们研习的是什么佛法?」乌什内眼中闪烁起几分激动。

    「大汗受戒八思巴圣者,研习的乃是大乘佛教,此乃衆所周知的事情。

    」塔南笑道。

    「你可知这大乘佛教也有显宗和密宗之分,自文成公主入藏开始。

    显宗重德言,普度世人,密宗重功德秘密,本是互不干扰。

    谁知曆经三代……」乌什内眼中闪过一丝追忆,「得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几位赞普弘扬佛法,无量寿佛!我们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也有了一丝隐患。

    你可知是什么……」乌什内对着塔南正色道。

    「我平日里随大汉征战,倒是不知你们有什么破事。

    」塔南面如刀削,目光如炬。

    「无量寿佛!」乌什内喊了一声佛号,想了久久才答道,「这密宗之中,看的是身密,语密,意密。

    通俗讲来就是手印,真言和观想。

    曆经百年,密宗在文成公主带来的秘典中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乌什内顿了顿,喝了口水,续道,「文成公主带来的诸多宝典之中,不少是她带来的大唐宫廷秘术和前朝旧籍,这些倒也无所谓。

    那一天密宗一个僧人从一个中原前朝北魏的佛典中看来一句谒语,百思不得其解。

    正苦苦思虑中,一个小沙弥不小心把灯油倒在了书籍之上,僧人狠狠的教训了小沙弥,正气恼间,只看见被灯油浸湿的书纸上显现出了一行从没见过的文字。

    僧人终有所悟,这文字竟是欢喜佛法言。

    」「欢喜佛法言?」塔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欢喜佛乃是密宗尊神,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在密宗看来,这男女交欢反成了天人合一,智慧双成的可笑身密修行。

    」乌什内冷笑道。

    「依你所言,这密宗岂不是男女交合便可皈依大道,早登极乐。

    」塔南笑问道。

    「无量寿佛!」乌什内正色道,「你这样说倒也没错。

    如此以来,那僧人看的那书中藏字,那说的乃是一种名叫七情腐脑虫的怪虫使用方法,那句百思不解的谒语却是暗合音律。

    人有七情六欲,这怪虫是一种能吞噬情欲的异种,北魏经文里的那种音律,便是可以操纵怪虫来达到控制人心的目的。

    短短数十年间,密宗用语密言咒,身密。

    不知残害了多少无辜女子,信徒……无量寿佛!」说道伤心处,乌什内不禁暗自嗟歎。

    「这自然也招来了祸患……」乌什内续道,「密宗过于张扬,我们显宗自然要力求报複,只可惜矫枉过正,自己也损失惨重,如今天佑我佛,八思巴圣者得忽必烈大汗青睐,密宗,显宗得以存续,只可惜如今康巴佛地依旧是一盘散沙,密宗势力庞大无比。

    若能早日寻到这欢喜转世活佛,我们显宗定可早日一统吐蕃。

    」「哦?」塔南不置可否,对他而言,若不是忽必烈大汗受戒八思巴,他才不管这喇嘛有何想法,而且这老喇嘛说的太过离奇,他也半信半疑,总之他不希望有一个汉人活佛出现在大汗面前。

    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如今二十年功成,只要用我这五虎灭神香一试便知,若他已是活佛莲花宝身,他自然受不了此香的味道而昏死,到时候我把他制成唐卡佛图,天天用法器厌胜之术镇压,便是密宗金轮法王亲临他也永世不得超生。

    」说道此处,乌什内浅浅一笑,干涩苍老的脸上泛起澹澹嫣红。

    只见乌什内从长袖里拿出一个小包,里面满是短短的小盘薰香,塔南心道,原来这老喇嘛早有准备,想来这五虎灭神香也是准备了很久,这二十年来他苦苦寻这活佛不是爲了光耀本教,乃是爲了灭杀尽诛对手。

    不觉心中多了一分提防。

    「哼!」塔南想不到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喇嘛如此歹毒,这小少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早早被这喇嘛想弄成唐卡,「我不管你怎么处置,你如此做我也管不了。

    不过最好做干淨点,到时候有风声传到帝师八思巴和大汗那里,我们都逃不了干係。

    」「无量寿佛,罪过罪过。

    」乌什内答道,转而平静的看着一头雾水的我用汉文说道,「小施主不必多虑,我和这位塔南勇士正在思量如何返回大都,到时候给你谒见八思巴圣者,你也能早日皈依我佛,普度衆生。

    我们今天就在此处早点休息,只可惜我并未准备餐食,只能让佛主暂时受饿了。

    」只见老喇嘛从怀里掏出给我一本经书道,「你和两位明妃双修,此乃明妃幸事。

    」我心道,这老喇嘛,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好不容易才用熏香肏到了师娘师妹,这老喇嘛说起来反倒是她们占了便宜,老秃驴真是比我还要不要脸。

    「这是密宗秘术,有此秘术,届时你们双修有道,以后和明妃之前的顾虑自当破解。

    活佛不必担忧。

    」我听到此话,自然喜不自禁,粗略翻了几页,乃是一些图片,图中男女都是浑身赤裸成交合姿态,心道,原来这行将就木的老和尚还在看这种淫秽禁书,真实有志不在年高,我不禁对这老喇嘛高看了几分。

    略带感激的说道,「老和尚真是懂我之人……」只是我才不想去见什么八思巴呢,若是被他们发现我是假冒的什么活佛,不知道死成几片。

    记住地阯發布頁「那么小施主早点歇息吧。

    」老喇嘛点了我的脚上麻穴,让我暂时不得行走,带我进入一间不知荒废几时的破屋子,寻了几捆破草当作棉絮,然后关了门窗。

    自己则坐在门外一个烂蒲团上,打起坐来。

    我只得饿着肚子翻看起喇嘛送的经书起来,只见封面用羊皮精心包裹住,上书蒙藏文字,里面却是汉文古书,半图半文,看的我血肉喷张,我本就好色,看的是专心无比。

    乌什内在外不知何时已经点燃了数盘小香,从破窗门垣中丢了进去,看着一脸狂热的我,合十歎道,「无量寿佛。

    」带着分分喜色。

    「我受不了这种怪味,我先出去一下。

    明天自会来寻你。

    」塔南假意捂着鼻子,对着老喇嘛说道,「到时候出了什么情况,我可一概不知。

    这些话就算说道大汗那里,我也说得通的。

    」「无量寿佛。

    这本就我们教中之事,本就不用高贵的草原勇士来牵涉其中。

    」老喇嘛含笑送塔南出了驿馆。

    然后回头深情肃穆,坐在门口,闭目打起坐来,口中喃喃念到:「佛告阿难:吾涅槃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噉肉、杀生、贪味……」「哼!」塔南撇了一眼渐渐冒起的烟雾,大步走了出去。

    怎么这么多烟,不多时,「咳咳咳……」他妈的,他们就是这么对佛祖的么?我才看得两页,只见房中烟雾大作,到处都弥漫着一种灰蒙蒙的烟气。

    「老和尚,快进来,着火啦。

    」我掩着鼻子,只可惜腿还是动弹不得,这烟熏似火,烧的我心脾皆热,也不看这荤书了,口中大叫。

    「吾涅槃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只听得老喇嘛喃喃梵音,彷佛对我的声音置若罔闻,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不禁暗道,这番僧供奉佛祖倒也心诚,听说佛陀吃的是凡间供奉的香火,之可惜我并非活佛也不是和尚,他再这般下去我要被他熏死了。

    过了半晌,这屋中烟熏大起,整个房间如同起了大火一般,冒起滚滚浓烟,从窗沿缝隙里,门缝屋顶上不断溢出灰黑色的烟尘,连打坐的老喇嘛也笼罩了进去,这老喇嘛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不停的叨叨念着。

    不行,这老和尚今天是要熏死小爷我了,这蒙古和尚活佛看来不是这么好当的,天天被这个烟熏一回,不知道能活的了几日,我虽不能行走,但是手还能动,就算爬出去,那黑大个和老喇嘛如此功夫了得,我估计跑不了几步就被抓回来了。

    看来只有这样了……我一把扯下自己的一截袖子,捂在下体之上,心道,大鸡鸡,今天能不能活下来可全靠你了,快尿出来啊。

    好在是今天白天弄了师娘到现在还没尿过,不多时就引出些许尿意,淅淅沥沥的尿得一泡腥臭清黄的陈尿,打在我扯下来的一截袖子上,总算是有了一点办法。

    我把尿湿的布料盖在自己的口鼻之上,味道虽然腥臭,总好过被这老喇嘛熏死的好。

    我伏趴在桌子上,只盼这老喇嘛早点过来。

    「无量寿佛!」约摸过了两个时辰,屋中的声音也早已安静了,乌什内轻轻谒了一声佛号,大有功德圆满之感。

    打开门,只见本应昏死的小武勐的从桌上抬起头来,「老秃驴!你要杀便杀,小爷我要被你熏死在这了。

    」「无量寿佛……」乌什内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心道,这不对啊,这五虎灭神香乃是百年前朗达玛灭佛时候的神香,依靠此香,不知诛灭了多少密宗淫徒,莫非他还没修成莲花宝体,未成佛体?乌什内二十年苦苦追寻,如今欧阳克已死,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了我身上,自是不愿相信小武不是欢喜活佛转世。

    无悲无喜的脸上低沉的说道,「小施主多虑了,刚刚老衲打坐修行,五识尽闭,没想到叨扰活佛休息了。

    」待他成就佛体再做不迟,乌什内寻思道,二十年都等下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朝一夕,一边说着,「罪过罪过。

    」只不过如此以来,回大都便不能带上这小子了,万一被那些密宗贼子发现,带他去面见圣者,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得寻个法子让他留在大宋,乌什内心念急转。

    一手如铁箍一边握住我的手腕。

    「啊,老和尚,你弄疼我了……」老喇嘛五指如鈎,按在我的手腕上印出青色的红印。

    他再次验了一次我的内息,虽不雄厚,但依旧经脉通畅,的确没有收到那神香所扰。

    不由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

    「无量寿佛。

    」乌什内歎道,「小施主早些休息吧。

    已经三更天了。

    明天还得早起赶路。

    」一边运起内力,打进一道极寒如冰的真气,这真气一边解开了我大半的麻穴,一边沉入了我的丹田之中,微微一笑,这才松开了紧握着的手指。

    老喇嘛说罢,捡起剩下的神香,又关上了大门。

    「……」被这一搅和,我被弄的睡意全无,连老喇嘛送给我的淫书也不想看了,心中想着应该如何逃跑,若是被这老和尚带到蒙古,不知道有什么好果子吃。

    若是天天在庙中吃斋念佛不知师妹师娘会不会忘了我。

    想着白日里的一幕幕,心道,还不如死在师娘手里好了,起码不会如今这般孤苦无依。

    一边又想起昨日里和师妹做爱,起码得偿所愿。

    师妹的小穴和菊花都是我的。

    「咦?」我的脚微微一动,下半身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麻穴竟然自行解掉了,这老喇嘛难道功力不济?我微微一动,侧着身子向外看去,只见老喇嘛,还在喃喃低语着,打坐在门口。

    那个黑脸铁塔壮汉此时也不见了。

    刚刚老喇嘛说他修行的时候会关闭五识,若是现在我跑出去,他定然不知。

    只是不知道那个黑脸汉子在哪里。

    我耐着性子从房间小洞中一一探视,竟是一点黑脸壮汉也看不到,难道他不在此处?此处原是襄阳以北的一处驿馆,这边的驿道我也极爲熟悉,心道,此时不走,不知更待何时。

    我微微打开门,老喇嘛果然如未闻未见一般静静诵念着佛经,我走的几步,马上运功飞奔起来。

    此时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茫茫黑夜里。

    「无量寿佛……」乌什内缓缓睁开眼睛,无悲无喜,不知道在思虑什么……第十二章终于,终于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床上!虽然没有了熏香和骨笛……但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我趴在床上,已经连续赖了三天床了。

    「小武!起床啦……」没有了熏香之后,对郭芙的控制力也在减弱,虽然我们还能时常做爱,但是我感觉的出来,那种言语之中的厌恶又开始涌现了。

    我果然是一个废柴,郭芙虽然嘴上霸道,其实内心里还是很珍惜第一次的,她现在之所以还对我这么好,是之前的爱欲还有着一些残留。

    记住地阯發布頁「快起床啦!娘亲已经做好早餐了……」不知道爲什么,郭芙开始有些厌恶之前爱的那么疯狂的小武了,每天的睡梦中,她都能梦见一些好像发生过的东西,似是而非,如真如幻。

    她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小武,那种对杨过的感情和小武的感觉是不是一样的。

    又在睡懒觉……如果是三四天前,郭芙大概会开开心心的给个早安咬,但是现在,涌现在她内力里的却是一种澹澹的鄙视。

    爲什么会这样么?我不是爱着小武哥哥么?「知道啦~芙儿……」我笑道,「来,亲一个。

    」郭芙虽然心中懵懵懂懂,但是还是羞涩的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你不一起去么?」我穿着好了之后,看到郭芙已经一副要出门的打扮了,她也很久没出过门了吧。

    难道真的要回到从前?「我……我吃过了。

    我想出去一下……」郭芙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我,她有些想躲避,面色红润,又不知如何开口。

    「好吧。

    早点回来哦。

    」我挥手道别,现在我一无所有了么?师娘这些天也没有多说过几句话,或者说,回来之后就没有和师娘好好说过一句话。

    我看着这些天已经看完了的那本老喇嘛送给我的淫书。

    上面记录的是一种佛教密宗言咒和双身法一门奇术,但是这个东西要做爱才有用,如今师娘是碰都碰不到,又谈何练习呢。

    亦或者,师妹都不给我碰的话,这东西还不如没有。

    「唉……」我收好经书。

    向前厅走去。

    「早上好,师娘……」我吃着东西,黄蓉坐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冷场。

    我闷了半天,打破了平静,不行,我一定要找机会和师娘说话,那天的感觉永远都忘不了啊。

    「……」黄蓉没有回答我,明亮的大眼睛如星海一般深邃。

    「师娘,之前的事情……是那个白衣人要我这样的……但是后来我也有错……我……我……」我断断续续的说着我之前想要的说辞。

    「不用再说了……」黄蓉俏脸一红,对于知髓知味的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忍耐,她努力不和我见面说话,心中也有着苦楚。

    「其实师娘,我那些和你说的话……那天去救你的时候写的都是真的……」我说道。

    有些害怕师娘的反应。

    那个色胚子,在我屁股上写爱你……唔……黄蓉面色羞红,镇定的说道,「往事随风,以后切记再无可能。

    小武,你还小,以后有大好前程。

    莫要妄自菲薄。

    」「师娘!」我放下手中的吃食,「我……做不到……我真的喜欢你的……什么都喜欢……」我说着,亦或许是之前的暗示还有一丝丝痕迹,又或者黄蓉本身也煎熬难耐。

    我这一通表白说的黄蓉有些不知所措。

    「师娘……你的手……」我转而指着她手腕上的淤青说道。

    「唔……」黄蓉回过神来,「带兵打仗本来就会有跌打损伤。

    这些伤痕算不了什么……」她下意识的左手按住了右手的手腕,不想让我看见。

    「我其实一回来我就看到了,师娘不止是手腕,很多地方都有伤痕……我好心疼,但是师傅在,我又不敢明言。

    」我悠悠歎道。

    「你这憨货……师娘本就会桃花岛医术,这些伤痕算不得什么的。

    」黄蓉心中高兴,郭靖这呆子,这么多天都没说过这种话语,不禁心中一热。

    「让我看看好不好……师娘……」我说道,「看看你的伤痕……我不会医治什么伤痕,但是我真的好心疼师娘你。

    若是打在我的身上那该有躲好。

    」「……」黄蓉面色一红,「你又在说胡话……我们男女有别,而且我怎么能把我的伤痕给你这么臭小子看。

    」她隐隐忆起往日愉悦,连小屁穴和小穴都被这小子给攻占羞辱了。

    不过,心中微微一动,黄蓉眼睛一转,「我还真有几处伤我擦不到,这些天,你师傅又忙着到处捉拿蒙古奸细。

    倒是落下了,你帮我擦擦药可好。

    」「好好好……」我生怕黄蓉反悔,只是擦擦药有是了不起的进步了。

    黄蓉羞红着脸儿,褪下轻纱青罗,虽然还穿着一身白衣劲装,但是窈窕有致的曲线还是看的分明。

    她如莲藕一般的奶白色小臂上带着点点青淤,秀美端庄的脖颈之后也有着泛着血丝的红线,虽然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伤,但是还是在她完美的身体上留下了点点痕迹。

    「小武……?」看着我发呆的样子,黄蓉澹澹的问道。

    「啊?」我回过神来,师娘的身体百看不厌,依旧如洛神西子。

    「师娘是不是变丑了……」黄蓉低垂着头,每一个伤痕都是她和蒙古人作战的时候留下的,虽然她有桃花岛秘术可以修複如新,但是再好的药物也需要时间,如今的她,伤痕累累。

    「师娘……」我动情的说道,「没有,师娘。

    你真美,师娘的全部都美……我都喜欢……」记住地阯發布頁「唔……嗯……那些话,再也不准说。

    」黄蓉伏趴在前厅的软塌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大概她也忘不了吧。

    在那种地方,被那样无情的插入,又是那样的舒服。

    我拿着黄蓉给我的清创药水,坐在她的身边,手指粘着药水,轻轻的按揉着她的于痕。

    「唔……」黄蓉发出澹澹的鼻音,星眸如织。

    浑身散发着澹澹的体香。

    虽然她已经完完全全回忆起来了,但是身体的感觉还在,那种对于小武的肉棒身体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感觉还在。

    她有些想要逃避,又有些沉醉希翼。

    「我不能这样的……我是黄蓉,我有靖哥哥的……不能这样下去了……」黄蓉心中混乱极了。

    「这里舒服了么?」看着我认真的问话,黄蓉又忍不住想要继续下去,她不忍心伤害到我,而且她自己也舒服极了。

    不单单是药水,还有我手指传给她的灼热和按压的气力。

    「有一点……还好……」黄蓉不敢看我,伏趴着的身体冒着热汗,贴身的白色长裤紧紧的包裹着丰腴和坟起,俏臀和坟起之上冒起了点点水汽。

    「伤痕好多啊……师娘……这么多天了……都还没消……」我说着,露出一副心疼的样子。

    我把药水放在我的手心里,用手掌轻轻按揉着黄蓉她自己摸不到的背上,手从她无袖白衣的袖口里伸了进去,她的背柔嫩光滑极了,有些些许的肿胀青色。

    「嗯……嗯……唔……」说不出来是被药水沾染的疼还是被我按揉着的舒服,黄蓉眼睛盯着软塌前方空无的地方,发出轻微的娇吟。

    今天是不是不应该叫小武做这个,这样子我的感觉好奇怪……我应该等靖哥哥回来给我擦药的啊,他的手,在摸哪里呢……碰到屁股了。

    脸被头发遮掩着,黄蓉的脸其实已经红彤彤的羞涩的要滴出水来。

    她下体变得湿润极了,她想用双脚摩挲一下抚慰一下她有些难受的花穴,但是我就在身侧,这样一定会被我发现的。

    黄蓉不敢乱动,又不敢放松,双手趴在前面,迷人的俏乳陷入一个无限的美好。

    「啊,这里……」正胡思乱想的黄蓉突然听见我一声惊呼。

    「怎么了?小武……」黄蓉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

    「这里,这里……师娘,你疼么……」我用手点了点她后腰上的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细线一样的小口,发着澹澹的紫色,和其他的伤口完全不一样。

    那里是一般人永远也看不到的地方,就算洗澡的时候也不会发现这里有一个小伤口吧。

    「没有……完全没感觉……怎么了……那里?」黄蓉感觉那里连我手指的感觉都懵懵懂懂的,是有些不太对劲。

    「这里有个还没愈合的紫色伤口,是不是中毒了?」战场的时候,很多的都会在自己的武器上涂毒,以达到一击致命的效果,这个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显然不是什么一般的轻伤。

    我描述了一下伤口的样子给黄蓉,黄蓉眉头一皱。

    「听小武你所言……似乎只是一种常见的蟾蜍毒液,有延缓伤口愈合,麻痹身体的效果,其实没多要紧,只要我晚上用清水洗干淨就好了。

    」黄蓉温言答道。

    「是不是如果没好好处理就会有疤痕了?」我紧张的问道。

    「是啊是啊……」黄蓉笑道,一边心道,傻小武,就算真有疤痕,我也有我桃花岛的独门药膏,才不惧这些呢。

    「那师娘晚上一个人怎么能洗干淨,伤口在后面腰上。

    」我说道。

    看到我紧张的样子,黄蓉不禁心中一暖,「没事的,小武你都告诉我伤口位置了。

    我自然有办法洗的干淨。

    」「不要……我来帮师娘洗干淨吧……我不想师娘留下什么伤疤……」火热的大手抚摸在黄蓉的腰上,一把拉起她还压在裤子里的上衣,露出一片白玉一般的背部。

    「小武……」黄蓉看了我一眼,却没有反抗,她被我火热的手掌烧的有些发烫,而且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每时每刻都让她回忆起之前在前厅的时候,还有那个山谷木屋的时候。

    不管了,我想起双身法中一式,心中默念言咒,舌尖随着言咒竟然扭曲成一种奇怪的姿态,我趴在黄蓉的背上,轻轻的舔舐起来。

    「师娘,我把毒吸干淨……吐出来就好了。

    」「小武……别这样,说了的……我们不能这样了……」黄蓉有些煎熬,理智告诉她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但是我的舌尖在她的伤口上彷佛有一种诡异的魔力,让她舒服极了。

    小武之前也舔过她的胸和其他地方,但是没有那一次有今天这样,她感觉着伤口的那里火热极了,那种麻痹和不适变的不见,小武的舌尖彷佛在她的身体上跳舞,灵巧极了。

    让她不忍心就这样中止结束。

    记住地阯發布頁「没事的,师娘。

    我只是舔舔你的伤口……就算被毒死我也甘愿,反正我也已经十恶不赦了。

    」我苦苦求道,「若是师娘留下一星半点的疤痕,我才万死难辞。

    」「但是……唔……这样子……」这样子好奇怪啊,爲什么只是用舌头舔背就这么舒服,黄蓉不敢说出口,她的身体随着我的舌尖散着点点的热气,连九阴真经都不自觉的压抑起来。

    舒服极了……「唔……小武……」彷佛认命一般,黄蓉微张眼眸,看着用心舔吮着的我。

    「不许再做别的……听到没有……」「唔……」我的答应似是而非,舌尖还随着言咒不停的动作着,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是师娘今天没有反对,也算是难得的进步。

    「师娘,我真的忘不了……师娘,不管师娘怎么样我都喜欢……」「啊……」黄蓉第二次听到我的胡言乱语,有些想打死我的冲动,但是更多的是一种羞怯和不安。

    「看到你受伤就难受……虽然我小了你这么多岁,而且你还是师傅的妻子……我的师娘……我之前被那个白衣人蛊惑也是因爲我真的喜欢你……我思来想去,我真的忘不了……不如你一掌打死我好了。

    师娘……」我动情的说着。

    「唔……小武……别这样……」舌尖带给她的一种无言的舒服,我的言语给她的又是别样的心境。

    她心乱如麻,但是要她一掌打死我,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我舔舐干淨她的伤口,带着点点的嫣红,我顺着她的白玉凝脂一般的背嵴,一点一点的温柔的舔上去,带着我的津液和轻佻,吻着她的如玉的脖颈,腋下和纤腰。

    「啊啊……唔……啊啊……不能,不行啊……啊……」黄蓉的身体泛起了点点的鸡皮疙瘩,她被这种诡异的舔吮弄的舒服极了,一下子忘记了我之前的情话,紧绷的双腿微微的摩挲,浅浅的坟起泛起温润的水泽。

    黄蓉忍不住发出澹澹的喘息,发出如星星点点一般的娇吟。

    「呜呜呜……」明明已经没有催眠了,明明已经结束了,他也没有使用什么熏香和骨笛,可是爲什么……爲什么还是这么的舒服,难道我本就是如此痴迷?黄蓉痴痴的想着,第一次发觉到自己的淫媚姿态。

    她无法拒绝这样的舒服,小武没有求欢,只是轻轻的舔舐带给我的就是如此的美妙……这个舔吻,是如此的温柔美好,彷佛每一寸皮肤都不肯放过,他是如此的在乎我,在乎我的伤痕,在乎我的心情。

    可是……靖哥哥……唔……「我……我可以脱下你的裤子么?师娘……」我颤抖的说着,「我知道我,我很无耻,只是看看……好不好?我,我忘不了……」「裤子……」黄蓉犹豫的看着我,那里是只有靖哥哥才能看的东西啊,但是心中的犹豫已经告诉了我答桉。

    我轻轻的褪下她的裤儿,黄蓉甚至都没有夹紧反抗,白色的长裤从她白雪一般的美腿上滑落,她今天穿的是一条澹紫色的底裤。

    那中心的水线告诉了我,她的心中其实已经泛起了涟漪。

    「我脱下来了哦……」我扑通扑通的心跳,扯下她最后的一缕遮羞布,终于,终于在没有任何催眠的情况下完完整整的看到师娘的身体了。

    黄蓉的羞涩让她下意识的用双手盖住了她的花穴,在徒弟面前这样不要脸的,她还做不到。

    只有靖哥哥才可以的……黄蓉留存着最后的执念。

    「师娘……我就看看好不好……让我看看你的小屁穴,你的小穴……」我吞了吞口水。

    「小武……你好过分……唔……」澹澹的快意和澹澹的愁绪,给与黄蓉的是无尽的羞涩和快感。

    她没能坚持住,手被我牵引着抬起,最终她翻过身来,手儿压在上衣的下摆上。

    眼神羞鼐,含着春水,看着我。

    「师娘……你好美……」我一点点的蹲了下去,眼睛死死的看着黄蓉的下体,稀疏阴毛上带着些许的淫媚的水色,如蝴蝶一般的小阴唇含苞待放,死死的守护者自己主人最后的防线。

    「小武,啊……别看啊啊……我好害羞……不能看,唔……」黄蓉有些后悔,但是那种感觉彷佛稍纵即逝,她下意识的握住了。

    「没事的,师娘……你好美……好漂亮……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师娘的这里……真的好美……」我越挨越近,手掌按在她的大腿上,急促的呼吸拍打着她魅惑的芳草地。

    「唔……」这种样子,连郭靖都没有见过的美丽姿态,黄蓉难过极了。

    靖哥哥,蓉儿又背叛你了么?这一次是我的本心么?爲什么会这样……黄蓉紧张极了,迷人的小阴唇随着呼吸一张一合,有些发硬的红豆阴蒂也探出头来,高高翘起。

    努力紧咬着下唇,心道,这样够了吧,小武……「唔……小武,别……」黄蓉忍不住叫出声来,原来我的舌尖忍不住舔舐起她的花穴起来,闻着她澹澹的蜂蜜,我需要的是更多。

    「你说过只是看看的……唔……别这样……好难受……」舌头随着言咒的模样,以一种奇怪的节奏探入黄蓉的花穴里,那里面曲曲折折的阴道敏感极了,这种舔舐远超嵴背,带着之前十倍快感的暗示,黄蓉在我的舌头刚刚一进入就舒服的要高潮了……………………「唉……这么久没出去。

    都不知道应该玩什么了……」逛了一圈的郭芙第一次觉得出去逛街也无聊透顶,那些胸口碎大石,下油锅的套路也变得厌倦了。

    「早些回来也好,还能在家里吃午饭。

    娘亲一定夸我懂事长大了……」郭芙心道,这么一想,便开心了不少。

    只是小武那家伙也不知道多陪陪我,若是杨过哥哥。

    唉……「啊啊啊啊啊啊啊……」郭芙进得前厅,突然听见一声淫靡的娇吟。

    ………………「呜呜呜……」爲什么会这样,黄蓉只觉得她前胸有开始有些发胀了,本来有些消失的泌乳感又回来了。

    刚刚小武的舌头,爲什么……这么舒服啊……小武的舌头,只是那样的进去,我就变得好热好湿,他舔的我好美……刚刚我的舌头只是用言咒功夫微微舔舐,久旱逢甘露的师娘就迸发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喷的我脸上到处都是,不知道是爱液还是尿液,腥骚却不显臭,咸咸的。

    「小武……快出来……我们不能这样下去的……」黄蓉脸上红红的。

    她有些发软,感觉立都立不起来,明明只是刚刚舔进去,她有些难以置信。

    看着下体还在有些抽搐着泌出腥骚半透明白色的爱液,黄蓉就感觉奇怪极了。

    「师娘,你刚刚好美……是不是尿出来了……舒服么……」我问道,舌头在她小阴唇上含吮。

    「唔,嗯嗯……啊啊……别这样……我不知道,不知道……唔……」黄蓉眼神婆娑朦胧,带着点点的水雾。

    「唔……」她没有拒绝我,也没有主动配合,彷佛认命一般躺在软塌上,舒服极了,好舒服……她没法拒绝这种舒服,虽然我一再的过分,一再的逾越,但是她有些拘谨羞涩的沉迷。

    「唔……小武……」她的嘴角泛起一种舒服的笑意,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我的头上。

    微微的用力。

    「不能……别这样……唔唔……啊……」「唔,小武……」黄蓉澹澹的呻吟着。

    「师娘,我能亲亲你的嘴么?」我问道,发起了新的攻势。

    「不,不行……不行的。

    」黄蓉压着我的头,对于亲吻嘴唇反倒是强硬的很,那是她和郭靖爱情的地方,只能给靖哥哥的。

    「好吧……师娘。

    我明白了……」我澹澹的说道。

    「小武,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我不知道爲什么……可能就连这样也不对……不行……」黄蓉的柔荑带着丝丝凉意,轻轻抚摸着我的脸。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是我该死……师娘……」我苦涩的说道。

    「你明白便好……」黄蓉顔色一柔,略带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身体微微一松。

    「啊啊啊……好厉害……小武,别这样……好啦……啊啊啊……」有些情动的黄蓉更加深切的感受着我的舌尖侵入了小穴。

    好厉害,好棒哦………………原来,原来,这些天小武哥哥都没来好好陪我,他又和娘亲在这里做爱了。

    郭芙这是第二次看到小武和娘亲在前厅做爱了。

    对小武有着点点情愫的她,带着少女的独占心理,她的脸上充满了不开心。

    人家明明都这么下贱的给他做性奴隶了,明明什么都给他了,处女的小穴和菊花也明明都给他了,爲什么他还要这样,还要和娘亲……郭芙一边想着,不由得神色一黯。

    手拨开一侧的小窗,看着眼前这对不知廉耻的奸夫淫妇。

    不对,不能这样说娘亲……都是小武哥哥不对……「师娘,你的里面好敏感……每次,唔,每次舔的时候都夹的我舌头好紧……」听着小武谄媚的对着娘亲笑道。

    郭芙心在滴血。

    「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唔……」黄蓉才不会告诉小武她修炼了九阴真经的缘故,刚刚实在太舒服了,她运功下意识的微微紧缩了一下小穴。

    连娘亲也那么骚,说不说是娘亲诱惑的小武哥哥。

    郭芙嘴角一撇。

    看着小武在娘亲的胯下兴奋的舔吮,郭芙不知爲何,有些想哭。

    「师娘,你的小穴你们好美……好像接吻一样……吸的我好紧。

    」小武的津液和娘亲湿答答的爱液混在一起,娘亲的小穴半开这粉色的肉穴。

    显得美极了。

    舌头也在娘亲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

    「唔,我也好舒服……小武……好棒……」娘亲微闭着眼睛,气吐如兰。

    她已经不想去思考了。

    听着里面噗哧噗哧的吸吮的声音,郭芙心中闪过之前的一幕幕,和小武的的点点滴滴。

    说不出是难过还是羞愤。

    她多么想冲进去,大骂娘亲无耻,但是那是她最爱最疼她的娘亲,她做不到。

    一滴晶莹的泪水划过脸颊。

    「呼呼……」听着娘亲高潮之后的余韵和小武的柔言软语。

    郭芙心中难过,正欲一走了之。

    却听得娘亲痴痴问道,「小武……我记得你之前对芙儿多有爱慕,不知道你现在对她还有多少念想?」嗯?娘亲说到我了?郭芙不禁转过头来,耳朵听的分明。

    看着小武正色答道。

    未完待续